三中草木志

作者:    佛山市三水区三水中学    发布日期: 2019年02月28日

以植物起興比物,在中國源遠流長,如《詩經》之嘉木,《楚辭》之香草。唐代賢相張九齡不遇于時,感而賦詩“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但嘉木余蔭,芳草如茵,我們又何曾無動于心?綠色校園,草木欣欣,正是我們學習的好地方。菁菁者莪,自古以來是莘莘學子之喻借;弦歌杏壇,是傳道受業之典範。三中地理科組曾組織“解碼校園地理”的實踐活動並將學生作品結集,光從欄目我們可窺見其意趣十足。

2-校园地理解码学生作品集.jpg

作品集第三章即爲“植物地理”內容。生物作爲地理環境的重要一環,也受到地理老師的興趣和關注。現在我們從幾個角度盤點品評一番三中的草木,那是我們中學生涯一番美好的印記。

一、 春華篇

花兒與少年,本是絕配,都是蓬勃、朝氣、鮮靈鮮靈的。所以,琅琅書聲,又怎能少得了鮮花添香增色?

光周期理論認爲,植物開花受光照時間影響,分爲長日照植物和短日照植物。短日照植物指日照時間短于一定臨界值(8-12小時)後開花。由于夏季是晝長夜短,因此短日照植物常在深秋或早春開花;深秋早春上能有較合適的生長溫度的,是低緯度地區;而高緯度地區全年晝長變化幅度大,更適合長日照植物。淼城地處南亞熱帶,短日照植物多一點。這個分類不能囊括所有植物,有些植物不受光周期影響。正因爲淼城地處北回歸線附近,植物四季能生長,植物的著花日期也遍布四季,有如花鍾,我們可從中窺見時光流遷。

3-光周期理论.png

朔風尚料峭,教學樓邊的紅花羊蹄甲恰在此時滿樹欲燃,落英缤紛。這是一種常開不衰的花,輕盈如蝶的花瓣極具辨識度。而東風初回南國時,另一種紅花盛開了,它是花城廣州的市花,它是南航的Logo,——它就是挺拔矗立在辦公樓塔樓旁的木棉花,南國的英雄花,鐵礦裏赫赫有名的“攀枝花”。

我有我紅碩的花朵/像沈重的歎息/又像英勇的火炬……

——舒婷《致橡樹》

四月份,冷暖空氣交綏帶/鋒面雨帶在華南登陸,華南前汛期帶來了綿細的春雨,正是百花齊放時。水蒲桃淡青素雅的絲狀花蕊灑滿湖濱小道,學子們“忍踏落花來複去”。此時,紅花檵木、朱瑾、毛杜鵑、雞冠刺桐等紛紛綻放,嫣紅姹紫。

暑夏漸熾,蟬聲乍起,一些落葉樹的花期姗姗來遲。它們仿佛歉意地說:瞧,我來遲了,但是我的精彩會彌補這個季節的遺憾。圖書館前有素淡端莊的雞蛋花,圖書館西有一串串指向天空的紫色大花紫薇。還有藍花楹、鳳凰木、毛杜鵑、水石榕。

等到秋色方臨,實驗樓區的桂花幽香逸漫,沁人心脾,“蘭葉春葳蕤,桂華秋皎潔”。此時還有教工宿舍前的尖葉杜英,但是它們的花都是小而不起眼的。

而花兒們在顔色上也搭配豐富。紅色的朱瑾、刺桐,藍色的藍花楹,紫色的紫薇、勒杜鵑,黃色的黃槐、黃蟬,白色的玉蘭,淡青的水石榕,散布于校園各角落。不同時節,有不同的花,形成一個周而複始的“花鍾”,我們可以從中窺見季節的變遷。

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花尚知時,這句詩對于負笈求學的少年們,不正合適嗎?

二、夏葉篇

江南有丹橘,經冬猶綠林。豈伊地氣暖,自有歲寒心。

這句詩,地理老師恐怕不同意:丹橘冬綠,還真的和“地氣暖”有關。植被受水、熱的數量變化影響,體現出自沿海向內陸、自赤道向兩極的地帶性分布。淼城地處亞熱帶大陸東岸,地帶性植被爲常綠闊葉林。三中常見的行道樹——小葉榕,常常黃葉滿地,同學們公區清潔時很累很討厭,但它始終沒有出現葉盡枝空的蕭瑟景觀,因此還是常綠林。校園大量種植的行道樹,如水蒲桃、海南紅豆、玉蘭、盆架子、尖葉杜英,以及綠籬植物——福建茶、假連翹、米蘭仔等,幾乎都是常年蒼郁不凋的。

細心的同學發現,校園裏還是有落葉樹的。體育館東南角的大葉榕在冬季會在短期內脫光葉子,發達的枝桠上露出了很多鳥巢或蟻巢的存在。圖書館邊的大葉紫薇冬季蕩盡最後一片葉子,只剩下深色的枝幹,貌似已經枯死,難再重返生機。但春雨初灑,又喚起了生命的記憶,滿枝冒出嫩綠的新葉。可以列舉的例子還有很多:木棉、雞蛋花、小葉榄仁、高山榕…..這是爲什麽呢?

簡單地說,是爲了渡過艱難的時節——可能是少水的旱季,也可能是低溫的寒冬。溫帶地區,氣溫年變化大,冬季寒冷幹燥,樹木落葉可減少蒸騰與呼吸。而印度等地的某些熱帶季風氣候區,無霜凍之虞,但有極旱的冬季,樹木也會落葉。

那麽問題來了:三中既不是溫帶,也沒有極旱的冬季呀?是的,但是植物是可以“背井離鄉”的。除了人爲的移植栽培,還有一些自然原因,略舉其一:氣候寒冷期(如大冰期),植物通過風媒、動物等向低緯傳播;氣候回暖後,一些植物紮根當地,沒有再回到高緯。這樣,在低緯度可能也有了落葉樹。三中的不少落葉樹都是人工移植的,比如大葉紫薇原産于印度、大洋洲,其落葉很可能是爲渡過旱季——這正是原産地的氣候所有。

記得有一個學生,直到高三還認爲三中校園有很多針葉林——大概是把葉形中的卵形、披針形(如圖書館前的小駁骨)之類的也算入針葉林吧。但實際針葉林品種極少,主要有松、柏、杉等。針葉林由于體內基本是結合水,所以較耐寒,生活于高緯度、高海拔地區,可常年青翠(也有個別落葉品種)。

歲寒,然後知松柏之後凋也。——萬世師表、至聖先師孔子他老人家曰

然而,低緯度也可能出現暖性針葉林,當然,它們可能是某個小區域的優勢種群,卻不可能是大面積分布的地帶性植被。三中辦公樓與實驗樓之間原有一片南洋杉生長區,現已征辟爲綜合樓;AB棟實驗樓之間倒是培植了數株羅漢松,但尚幼小。

冀枝葉之峻茂兮,一枝一葉總關情。

 

三、秋實篇

三中有水果?當!然!有!對此,大概大多數同學腦海先蹦出來的回憶就是翹楚湖邊的水蒲桃了。

水蒲桃約在高考時成熟——所以嚴格來說,是“夏實”。由于果實有誘人的特殊而馥郁的清香,吸引不少嘴饞的同學,攀枝折摘、扔物擊墜、竹竿橫掃,各顯神通,伴隨著呼喝與銀鈴般的笑聲,是校道上的一道風景線。看見老師經過,“偷吃”的同學常常不好意思地汕汕一笑,然後怯生生地攤出手掌上的果實:老師,吃不?看來,他們很懂得“獨樂樂不如衆樂樂”。三中搬遷到雲東海初期,學校將水蒲桃“承包到班”,各班負責守護這份沈甸甸的果實,然後擇期“開摘”,不用饕餮、不用爭奪,也能吃得很香。如今物質豐裕,這個傳統已經沒有了,但很多同學仍然享受這份生鮮的樂趣,啖佳果而齒頰香。

但是,三中的果實絕不僅限于此!籃球場南側有一排芒果樹,每逢成熟期,可謂碩果累累、壓彎枝丫。熟透的芒果多墜落在地,果肉松軟。怪哉,街邊店的芒果飲品生意興隆,這麽豐盛的芒果無人爭搶?我們可以聯想《世說新語》的一段短文:

王戎七歲,嘗與諸小兒遊。見道旁李樹多子折枝,諸兒競走取之,唯戎不動。人問之,答曰:“樹在道邊而多子,此必苦李。”取之,信然。

不錯,這芒果是綠化芒,多用于街道綠化,口感生澀、果肉粗糙,難以下咽。若是街道上的芒果,還接受了較大的環境汙染。不過,如果校園裏的芒果經過腌制,也是可以食用的。至于腌制秘方,生物老師應該有心得。

32-绿化芒.jpg

有一次,一個老師滿懷驚喜地發了一條朋友圈:想不到我們學校也有榴蓮!就在會議中心後面!!!嗯,看到榴蓮就心中驚喜、口中生津可以理解,但那是一株結結實實的菠蘿蜜!!這個熱帶水果之王(當然,王位總是有人觊觎的)有一種“老莖生花”的獨特現象,但最吸引人的是甜而不糯的果肉,且沒有榴蓮那種讓一部分人傾倒且讓另一部分人傾倒的氣味(你看懂這句話了嗎)。從外表看,菠蘿蜜沒有那麽多尖刺,就是一些小瘤子罷了。不過,你要想在三中吃上香甜的菠蘿蜜是不可能的,因爲裏面的果包很少很小!

33-菠萝蜜.JPG

值得一提的是,藝術樓後面斜坡上還有幾株紅果仔,挂果時就像一個個的袖珍燈籠。這種原産巴西的樹木,由于地點偏、知名度低、株植不起眼,鮮爲人知。果實倒是能吃,但是吃貨們很少敢貿然入口。

以上可以看到,除了水蒲桃能吃外,其他水果都長得不怎麽好。“橘生淮北則爲枳”的著名論斷大家都聽說過,植物在演化中適應地理環境,同時也能指示環境,對環境形成依賴。比如水蒲桃,之所以稱爲“水”蒲桃,就是喜歡生于水邊或河谷濕地,翹楚湖畔是其生長良境。所以地處亞熱帶的三中,當然“熱帶水果之王”在這裏就被褫奪王位了。有童鞋提議校園多種點本地水果,這點我是贊成的,我們甚至可以形成自己的一個“校園水果文化”。當然現在的格局是一種曆史既有的傳承,我們不能去大破大立,水蒲桃的記憶也是很美好的!

三中有好吃的水果、有勉強可以吃的水果,還有一些“假”水果。比如,正門左側有一排挺拔的假槟榔,但是你休想嚼著滿口的紅色槟榔汁一副吸血鬼的模樣;一號教學樓前面斜坡有密集的假花生,但是你休想順根摸瓜然後成爲課堂上悠閑的吃花生群衆。他們是名字“假”而模樣似,但並不是變異所致,而是不同物種。假槟榔和槟榔都屬于棕榈科,但是花生屬于豆科而假花生卻屬于蝶形花科。至于體育館附近的大王椰子,你若想守株待椰,恐怕砸下來的只有長長的椰葉。

 四、 冬藏篇

“藏”的本义是收藏,这里我把它解为“有用之物” ,与“是造物之无尽藏也”略似,以便凑足四季之数。

從地理角度說,植物作用是很多方面的。比如,三中是依地勢而建(所謂“勢走龍蛇形勝佳”),雖非曲盡丘壑,但起伏多姿。這就加劇了水土流失。整個校園——甚至是整個中國季風區——都普遍發生水土流失,而斜坡尤甚。校園裏的各種樹木,以及大面積覆蓋的台灣草,都削減了水土流失。實驗樓的一些斜坡上植被破壞後,水土流失加劇,還出現了一些微地貌。地理科組的顔石平老師的招牌課程就是帶領同學們在校園裏研究流水微地貌。一些大樹底下,台灣草受光不足生長不良,屢補屢枯,最後改種了蟛蜞菊。

40-蟛蜞菊.jpg

應該說,校園內的植被搭配還是比較有層次的:從玉蘭、榕樹等喬木,到米蘭仔、朱纓、鵝掌柴、灰莉等灌木,到台灣草等草本植物,既有良好的景觀構圖,又能較好地攔截水土,綜合性地發揮生態作用。

除此之外,一號教學樓前的海南紅豆作爲行道樹提供了綠色走廊,翹楚湖邊的小葉榕提供了讀書散步的蔭蔽,假連翹、朱槿等綠籬提供了區域柔性區隔,以及所有的植物的淨化空氣、美化環境、消減噪聲等作用。

值得一提的是,教學樓側斜坡上的軟枝黃蟬,及藝術樓後的琴葉珊瑚,都有微量的毒性。這使得它們只可遠觀不可亵玩,但它們依然可以用自己的美麗倩影爲校園增色。

最后我想说庄子说的“无用之用”,这也是三中名师邱子然老师的文集《樗下看云》书名中“樗”之来由。 校园经常生长有野生植物,比如娇艳的野牡丹。但园丁总想将其除去——把它当成“无用之物”。但是它们以顽强的生命力,割了一茬长一茬。我还看见,西门的一个灯柱边,长起了一大簇的野生含羞草,很多孩子们发现了它,并特意去“逗一逗”它。园丁最后也没有把它们除去。它为孩子们提供了小巧的粉绒花球,可收合的羞涩叶子,显示了平凡而又倔强的生命活力,拥有了对人对己的价值。

結語

芥子納須彌,微塵藏大千。校園能給我們很多啓示,但我們並非局促于鬥室、封閉于校園。我們從三中走向世界,我們的格局也是納小而廓大。看完三中,我們可以在雲東海大道看黃花風鈴木,到臥佛古寺去看燦爛的鳳凰木。進而,學校組織的高一研學的同學們,可以到清華園徜徉于法國梧桐,到未名湖博雅塔賞荷花。或許未來某個時刻,我們可以到加拿大賞楓葉,到荷蘭嗅郁金香。這就是親愛的三中所賦予我們的胸懷:心懷家園,探索遠疆!


PS:本文配圖的攝影技術不高,請大家多包涵哈!

PSS:給大家出個題目:根據每個配圖推測其在校園的位置。





















0